類別 / 前言

編餘絮語

張錦忠、葉倩廷

頁次 / v-viii

摘要


《英美文學評論》在一九九三年創刊的時候,我還在臺灣大學博士班唸書,每週四、五都在文學院一樓跟碩士班的學生一起修課,其中王清祿學弟更經常找我閒聊。一日,王清祿拿了一張他設計的封面圖樣問我意見,但見淺墨綠底畫面,除了刊題《英美文學評論》外,就是小小的莎士比亞與馬克.吐溫漫畫像,以及當期八篇文章題目,相當清新樸素。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英美文學評論》這份期刊。

《英美文學評論》是朱炎老師創辦的刊物,彼時朱老師身兼多職,仍在缺稿困境中排除萬難推出創刊號。「沒有第一期,就永遠不會有第二期」,朱老師寫道。今天重讀朱老師所撰〈發刊詞〉,深感臺灣學界的「環境世界」跟當年並沒有兩樣(或沒長進多少)。二十來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我們還在原地踏步,甚至處境更為惡劣。茲引〈發刊詞〉的兩段話如下:

這本薄薄的東西,卻讓大家苦苦企盼了兩年。每每思想及此,筆者都深覺無可如何的無力感。究其主因,可能有下列數端:其一,在這個現實的社會裏,這輩的青壯學者,已然無法維持君子固窮的傻勁和治學的專注精神;其二,過多的事務,使專家學者窮於應付,疲於奔命,在授課、研究、審查、開會之餘,鮮有精力為學術而寫作;其三,不少成熟的學者被延攬外調,為政府部門所借用;其四,老成凋謝,學術與倫理顯見斷層,難能蔚成一股結合老中青而為一體的學術研究主流。

此外,病弱無力者有之,出國講學或進修者有之,因校園風氣丕變,瑣事擾人,而不能潛心鑽研者亦有之……。當下國內英美文學研究界缺乏蓬勃的生氣和精進的活力,卻是不可諱言的現象。這個現象值得大家警惕、深思。(2)

一九九四年,李有成老師出任《英美文學評論》第二期主編,囑我投稿,於是我寫了〈海外存異己:英美文學、英文文學與第三世界文學〉一文(那是我第二篇「帝國與文化」論文,另一篇寫的是《暴風雨》與南海,刊在《輔仁學誌》[Fu Jen Studies];《暴風雨》與南海當然沒有直接關係,論文只是一個後殖民論述的操練),有幸獲刊,遂成為《評論》的作者。其後還有若干篇論文刊在《評論》,不過並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接編《評論》,而且還編了三年。不過,三年也有如一瞬,這期《評論》出刊之後,我就真的鞠躬下臺了。卸任的感謝辭去年鳴謝過了,好話不說第二回,所以這回就由助編葉倩廷來寫。她要感謝很多人,我要感謝她。她要離開這個陽光亮麗的南方城市了。要感謝她的事很多,這裏就不細說了。她是令人放心的編輯助理,做事用心,對自己有所要求,這年頭很不容易了。她還年輕,就像歌者唱的「青春就像陽光下的鑽石」,祝她在無限寬廣的世界自在飛翔,去實現那些擺盪在未來門前的夢想。 (張錦忠)



這一期《評論》的專題推出「莎士比亞/戲劇/劇場」是我提出來的想法,除了紀念莎士比亞逝世四百週年,也是想要透過此專題,看看在他逝世四百年後的今天,莎劇還能為我們帶來點甚麼。

兩年前,莎劇曾帶我穿越時空。記得當時我在瑞典當交換學生,趁著假日到英國旅遊。由於好友在德拉謨(Durham)念書,拜訪他之餘,我也買了一日遊的巴士票券,北上蘇格蘭。司機兼導遊唱作俱佳,手握方向盤,嘴巴也沒閒著,一會兒說書一會兒唱戲,載著我們看遍高地的冰天雪地。沿途休息時,他問我是否學生,主修甚麼。「我主修英美文學」,我回答說。「那你去倫敦時,別忘了去Shakespeare’s Globe」,他說。

環球劇場(Shakespeare’s Globe Theatre)位於泰晤士河南岸,最初是在一五九九年由宮內大臣劇團(Lord Chamberlain's Men)所建造,該劇團也是莎士比亞擔任演員和劇作家的主要工作劇團。一六一三年,環球劇場毀於火災,三年後重建,可惜好景不常,一六四二年又被清教徒關閉。三百多年後,一九七○年,在美國演員薩姆.沃納梅克(Sam Wanamaker)的發起下,成立了環球劇場基金會(Shakespeare Globe Trust),沃納梅克為了重建劇場奔走募款。直至一九八九年,該劇場的遺跡才被發現,經過了漫長的考證,終於在一九九七年距原址約兩百米處落成並對外開放。

我和朋友上網預訂《安東尼與克麗奧佩托拉》(Antony and Cleopatra)的場次,由於我們都是學生,只買了最便宜的站票,也就是所謂的中庭票(Yard ticket),只能站在台前中庭的部份。在過去,站票也是最平民的選擇,只要一便士就可以買到。演出開始之後,站在台下的我才赫然發現,這是一個沒有揚聲器的劇場,這也許是劇場之所以設計成環狀的原因,演員的聲音才能更輕易地傳遞八方。而由於我們選擇的場次在白天,也沒有人工燈光;這露天劇場完全利用自然光,不像今天的現代劇場,聲光效果十足。環球劇場將我帶回伊莉莎白時代,沒有華麗的舞台設計,只有純粹的表演,那時「演技就是一切」。

劇場的舞台是木製的,也許是為了演員進場的效果,面對舞台的右邊還特地多加一段舞台,我就站在那突出來的舞台旁邊,幾乎可以看見演員臉上所有的一顰一笑,更是無間斷地聽到演員赤腳踩在木製舞台上的碰碰聲響。在整齣劇接近結尾時,安東尼敗給西撒,並誤以為克麗奧佩托拉已經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他試圖自殺卻沒成功,又得知克麗奧佩托拉沒死,於是由他的手下將重傷的他送到她身邊。臨死前,安東尼與克麗奧佩托拉訣別,語罷,就咚地一聲倒在我右邊的舞台上,我看著他嘴裏流出鮮血(假血),霎時間,我以為我就是埃及豔后,看著心愛的安東尼離開人世。人生如戲,莫過於此。

我在環球劇場看的這齣戲,非常忠實地呈現原著,並讓人想像當時劇場的氛圍,演員的表演、台詞等,都與原著相去不遠。然而,在莎士比亞逝世四百週年的今天,無以計數引用莎士比亞的作品,都在全球流動著。本期《英美文學評論》黃詩芸(Alexa Huang)的〈挪用莎士比亞:援引莎劇的展演行動〉探討全球化下的莎士比亞如何被引用和這些援引動作背後的倫理問題。黃耀弘的〈在《威尼斯商人》中探尋經濟交換中的正義〉則從現代經濟學的角度重新詮釋《威尼斯商人》,討論經濟交換、禮物以及正義之間的關聯。鄭惠芳的〈《哈姆雷特》、性別空間與劇場空間〉呈現空間脈絡下的《哈姆雷特》,深究空間與性別的連結,並與文藝復興時代的劇場相互對照,頗有趣味。這三篇論文展現了重新閱讀莎士比亞(及其改編作品)的不同觀點,也凸顯了莎劇即使在莎士比亞逝世四百年後的今天,仍具有當代意義。

當了三期《英美文學評論》編輯助理,首先要感謝主編張錦忠老師給我這個機會,如此放心地讓完全沒有編輯經驗的我接下這個職位,這一年多來包容我的粗心,並不厭其煩地解答我各種瑣碎的小問題。再來要感謝前任編輯助理熊婷惠學姐的細心指導,有她過去訂下的SOP流程,還有排版、書信範例等,就像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我才能如此順利地編完這三期。感謝編委張淑麗、陳淑卿、陳國榮、王智明、傅士珍、黃心雅、張瓊恵諸位老師在百忙之中協助編務,抽空出席編審會議,實在感恩。外文學界的期刊甚多,也感謝投稿人選擇將文章投給《評論》,凡是來稿都是對我們的一大肯定,更謝謝審查人協助把關論文品質,讓《評論》不只是期期精彩,更是篇篇高水準。最後要感謝黃浥昀用心製作每期的精美封面,英美文學學會助理林美序、王淳菱的行政支援,以及書林出版公司編輯部徐子婷協助印製。《評論》這次有幸列於二○一六年「臺灣人文及社會科學期刊評比暨核心期刊收錄」文學二學門分級第一級,正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也是為主編錦忠老師與我的任期結束,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葉倩廷)

關鍵詞
全文檔案

pdfiii_編後話.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