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 前言

前言:三少爺的劍

張錦忠

頁次 / 89-90

摘要


學用落差、教職飽和、學生(尤其是研究生)報考或報到率負成長,大體上是造成臺灣高等教育這些年來面臨危機的因素,人文學門中過去素以「無用為大用」自嘲自居的科系尤其受到這波危機的影響。事實上,喜歡「危機操作」的傳媒前幾年就開始不負責任地報導若干科系招生不足或又創新低的現象了,而少子化與大學過剩普遍被視為這些科系門前冷落學生稀的兩大原因。

學生人數減少,經費減少,教師職缺減少,「三少」像一把「三少爺的劍」,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銳利地揮向高教,揮向人文科系,一時之間危機重重,各科系紛紛自謀出路,或自廢武功。博士雞排和雞排妹一樣成為媒體熱門光點,「學用落差」儼然是某些人文科系乏人問津的罪魁禍首。

外文學門的研究對象與教學內容為歐美文學與文化,對應的科系即外國語文學系、英美文學系、英國語文學系、或西洋語文學系,以及法文系、德文系、日文系等「外文系」。不過,這些科系也肩負訓練學生語言應用能力與知識,以及研究語言學理的責務,其實正是「三合一」的「變形金鋼」(無獨有偶,本期論壇撰稿人之一的賴俊雄教授也用了這個譬喻)。這些科系所教所學及其實用性,各級畢業生的人生困境、就業出路與領域,遂成為論者考察與反思「外文學門科目」有用無用如何用的的切入點,而域外文學──或外文系──再也沒有迷人的想像空間了。

「外文學門高教危機」涉及實用論與與社會實踐,可以思考的面向何其多,不光是教育經濟學或市場學的問題。背後的問題其實應該是更直接的「甚麼是外文系?」與「甚麼是外國文學?」(甚至是「甚麼是文學?」)的質問。這是「外國文學」在臺灣的建制化問題,也是民國以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老問題 。就算沒有天外飛來的「三少爺的劍」,「外文學門」的建制,早已超過一世紀(民國)或一甲子(臺灣),我們的學界早就該從範式(paradigm)轉移的角度來質問究竟甚麼是外文系或外國文學了。

《英美文學評論》本期特闢一論壇,邀請若干外文學門同行就此結構性問題提出看法與建言,希望能夠為我們的「午夜學門」(即德瓜二氏所說的「午夜時分」)把把脈,或自我診斷反思,看看「外文學門」這個我們長久以來所賴以安身立命的地方,問題的缺口究竟在哪裏,走過長夜之後的曙光將在哪裏再現。我們所邀請的學者當然不止三位,不過大家歲末事繁,多未能及時交稿,殊為可惜。

關鍵詞
全文檔案

pdf6_論壇前言.pdf